广西福彩网

                                                                      来源:广西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07 14:55:07

                                                                      骆书波同志任遵义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不再担任遵义市市场综合行政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职务;

                                                                      这些结论来自对中国TFT-LCD工业发展问题的分析,来自对中国工业三十多年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来自对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需条件的展望,它们共同表达了一个被反复证明了的主题——中国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只能立足于自身能力的成长。

                                                                      何家琴同志不再担任遵义市新蒲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职务;

                                                                      练武同志任遵义市安全生产综合行政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不再担任遵义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职务;

                                                                      第二,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直接动力是中国竞争性企业的成长,所以支持这种成长应该是产业政策的核心。

                                                                      对于发展TFT-LCD工业乃至其他高技术产业来说,政府的作用之所以重要,还因为现有的政策体系和体制并不适应以中国竞争性企业成长为主要动力的产业升级的需要。只有政府自己采取目标明确的行动,才可能改变旧的并创造出新的政策体系和管理体制。

                                                                      第三,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需要政府的积极作用,而这种作用应该具有战略性。

                                                                      “液晶热”证明了中国高技术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的积极作用,而“液晶热”的两面性也恰好说明应对它的政策关键和战略原则是对两条发展道路的区别对待——支持中国大陆竞争性企业的扩张并抑制境外企业在中国大陆建线的势头。

                                                                      要领导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政府的行动就不能不具有战略性,即在明确目标和原则的条件下采取考虑时间、地点的各种手段。需要这种战略性,是因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将改变现有的世界技术和产业结构(必然改变贸易结构),意味着中国工业越来越多地能够在国内外的高端市场上竞争;这种前景不可能符合现有发达国家的利益,所以将会产生比在粗放发展阶段更多的摩擦甚至冲突。但如果不升级、不转型,中国的经济就不能持续发展,也就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例如,中国发展TFT-LCD工业当然不符合日本、韩国的利益,但如果不发展,则中国的电子信息产业就永远受制于人)。也正是因为存在这种与既得利益的结构性矛盾,所以中国不可能完全依靠自由市场机制来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必须有国家力量的支持和政府的领导。

                                                                      中国的竞争性企业——自主进行产品开发的企业——是中国技术学习的主体。强调这一点并非说大学和科研机构不重要,而是指明中国工业普遍缺乏自主开发是中国创新系统的主要问题。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自主开发的道路,大学和科研机构以及政府对基础研究的支持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